您的位置: 东莞专业律师服务网 > 协助组织卖淫怎能认定为组织卖淫罪

协助组织卖淫怎能认定为组织卖淫罪

来源: 东莞专业律师服务网 作者:admin时间:2020-04-22 19:43:05

许某被指控犯组织卖淫罪,公诉机关建议量刑五年六个月。我作为辩护人据理力争,认为不是组织卖淫,而是协助组织卖淫,最终法院采纳了辩护意见,判决构成协助组织卖淫罪,判处两年五个月,缓刑三年。辩护成果显著,非常成功。以下是我写的辩护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作为被告人许某的辩护人,现根据本案事实,依据法律,辩护人提出以下辩护意见:  
辩护人的辩护观点是: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许某犯有组织卖淫罪的罪名有异议,认为是协助组织卖淫罪,且许某具有法定和酌定从轻减轻处罚的情节。
组织卖淫罪中实行行为是组织行为,只有实施了组织行为的人,才被称为组织卖淫罪的实行犯或正犯;只是为“管理或者控制他人卖淫”提供帮助、协力行为的,只能被认定为协助组织卖淫。
一、被告人许某在本案中没有组织行为,不应认定为犯组织卖淫罪:
(一)从经营决策方面看,许某没有任何组织卖淫方面的经营决策权。
许某入职金莎水疗的时候,金莎水疗一直正常经营,没有组织卖淫。2018年5月,金莎水疗决定要卖淫,并制定了新的浪漫之旅、欧式风情套餐及底薪、提成制度,这些套餐内容及提成制度等决定过程许某都没有参与,也没有在相关文件上签名。
(二)从卖淫女的招聘、培训、管理上看,许某没有参与。
综合本案所有证据,面试、招聘卖淫女,许某从来没有参与过。对卖淫女的培训,由付培燕负责。对卖淫女的日常上下钟、请假等管理,由付燕负责,钟房参与管理,许某也没有经手过。卖淫女开会,许某也没有参加过。技师对客人一定要先改单再做服务,也不用向许某请示。这些事实,众多卖淫女的口供都一致体现了,与其他证据能互相印证。
(三)从对营销人员管理来看,许某没有培训营销员去招揽嫖客。
 根据营销人员陈建洪、习久天、李芬、杜宇航等营销人员的供述,营销人员由程贝贝管理,程贝贝组织营销人员开会,会中提到公司有新套餐,改单就卖淫服务,要暗示客人有卖淫,下达了每月每人的营销任务,要想办法完成任务等。在整个供述过程中,陈建洪、习久天、李芬、杜宇航都没有提及许某有培训他们怎样向客人介绍卖淫套餐内容,引诱客人消费,督促他们完成任务。
(四)从财务管理上看,许某没有参与。
     每次卖淫,卖淫女都会被从工资中扣除五十元,这些扣款统计执行以及卖淫女工资的发放等,许某从未参与。
     另外登记卖淫次数的改单登记表、统计表不是许某制作的,姐妹群也不是许某建的。
     综上,组织卖淫不是许某决定的,卖淫套餐及提成、分配制度、卖淫实施流程都不是许某制定的,卖淫人员不是许某招募、雇佣、纠集、培训、管理的,卖淫收入不是许某统计发放的。许某没有参与组织、策划、指挥,不管人也不管钱,不应认定犯有组织卖淫罪。
二、许某实为犯协助组织卖淫罪。
(一)许某营运总监的职位对应的是正常的楼面管理,而非是卖淫行为的营运总监,并不主管卖淫的日常事务。
许某2016年11月到金莎水疗工作,因为工作能力出色,2018年4月升任营运总监,工作内容是管理楼面,包括工程维修、卫生、水电、宿舍安排等。而2018年6月之前金莎水疗是没有卖淫活动的。有卖淫之后,许某仍然负责上述工作,介入卖淫活动主要是值班时少量巡房和填写改单登记表,参加了一些会议。
而许某巡房的次数是很少的,如莫火坤供述:巡场以郭延磊、程贝贝为主,其他只在值班时巡场;李琼芬供述:郭延磊、程贝贝经常巡房,许某很少巡。技师韦兰敏也说巡房很少看到许某。通过改单登记表可以看出,许某登记的次数较少。通过本案证据可知,许某参加会议次数少,即使有参加的,很少发言。
虽然许某表面职位较高,但这是领导对他在金莎水疗长期以来工作能力的认可,他营运总监职位负责的主要还是金莎水疗的正常管理工作。不管金莎水疗是否组织卖淫,都是需要楼面管理的,负责楼面管理本身,并不构成组织卖淫行为。
不仅许某本人是这样供述,其他被告人的供述都可以印证这一点,如蒋建辉称:陈燕、许某2016年就到公司工作,付伟等过来前许某相当于副总,2018年才聘请付伟、莫火坤团队来经营酒店,由付伟掌控公司,放权给付伟经营,许某被边缘化了,权限越来越弱化。付伟称许某是分班管理楼面的。陈燕供述中称:许某很有能力,与蒋健辉比较熟,许是16年11月过来,开始是营销员,后来升职为营销经理、营运总监,付伟过来后,除了本人和许某,经理都换成了付伟的人。第一次开庭时,郭延磊也陈述其是向莫火坤汇报工作,由莫来安排工作,并未提到许某。
所以,不能仅仅看到许某的职位较高,就认为他在卖淫活动中的地位及权限也高,就是卖淫的组织者。
(二)也不能因为许某的1.5份的分成,就认定为组织者。
据许某和陈燕的供述:蒋健辉认为他的工作出色,尤其是对水电成本控制、工程和宿舍安排、自助餐、礼仪等管理。付伟团队约十人过来后,蒋建辉怕其离职,也怕付伟团队对成本控制不好,就升他为营运总监,但做的工作跟楼面经理一样。因此,给予许某1.5份的分成,是因为许在正常经营管理工作中能力强,付伟团队入驻后,仍然需要他继续管理楼面,目的是为了留住许继续工作,而不是因为他在卖淫活动中起的作用大,能力强。从工资数额来看,也足以说明许某在卖淫活动中的地位较低,如许某工资五、六千,而程贝贝职务比许某低工资却是一万,郭延磊是八千,付培燕是一万五。
综上,许某系受组织者、策划者安排或者指使,少量参与巡房、填写改单登记表和参加会议,对金莎水疗卖淫是一个帮助行为,起到的只是协助作用,构成协助组织卖淫罪。
三、许某还具有以下从轻处罚的情节:
(一)许某归案后,从2018年8月26日第四次讯问开始,能够主动向公安机关如实的供述有关犯罪事实,认罪态度较好,有悔罪表现,开庭时当庭认罪,恳请法庭对许某量刑时此处从轻判处。
(二)许某系初犯,无前科劣迹,主观恶性小。
(三)许某犯罪情节较轻、社会危害性较小:1、持续时间较短,前后两个半月,公司及本人非法获利都较少;2、卖淫女都是主动自愿,没有造成卖淫女自残、自杀或者其他严重后果;2、卖淫女没有性病,性交易中使用了避孕套,没造成他人身体损害;3、卖淫女普遍是三十岁以上的妇女,没有未成年人、孕妇、智障人员、患有严重性病的人。因此,请求法庭对此考虑从轻判处。
被告人许某的妻子刚刚生育女儿,儿子才五岁,生活的重担全部压在其妻子的身上,其父也身患重病到医院住院治疗。辩护人在会见许某时表示出来以后一定痛改前非,重新做人,其具有较大的重塑性。请求法庭对被告人许某从轻判处。

首席律师
余晓光律师

广东智捷律师事务所是经广东省司法厅批准注册的综合性律师事务所,位于中国广东东莞市东莞市东城大道188号新华大厦5楼,律师所主要业务范围为:1、担任企业、事业单位及个人常年法律顾问;2、代理催收货款、工程款、加工费以及借款;3、代理交通事故、人身损害以及名誉权侵害;4、代...[详细介绍]

联系我们

余晓光律师

手机:15992859934

电话:0769-23031888

邮箱:jiuxike9@163.com

执业证号:14419200810480570

联系地址:东莞市东城区东城大道188号新华大厦5楼

东莞专业律师服务网 | 律师介绍 | 成功案例 | 律师文集 | 法律咨询 | 法制资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东莞专业律师服务网 粤ICP备12030708号 粤公网安备44190002003573号

咨询热线:15992859934  邮箱:jiuxike9@163.com

联系地址:东莞市东城区东城大道188号新华大厦5楼

技术支持:法律快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