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东莞专业律师服务网 > 公安鉴定故意毁坏财物十一万,终获轻判

公安鉴定故意毁坏财物十一万,终获轻判

来源: 东莞专业律师服务网 作者:admin时间:2015-11-27 10:52:10

李某因包工头拖欠其安装玻璃门窗的工程款,经协商对方多次拒绝,投诉到劳动局也没有结果,一时气愤之下,带领十几名工人将他们安装的门窗砸坏了其中一些,据他自己讲,工人告诉了只砸坏了一点,价值也就几千元。但对方报案公安介入后,却认定他将三层楼共18户的门窗全部砸烂毁坏,经鉴定损害财物价值111273.55元。根据刑法第二百七十五条,故意毁坏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在广东,一般五万以上就属于数额巨大,11万比五万翻了一番多,依法判决的话,很可能会判处五年左右有期徒刑。但我们抓住了公诉机关证据的漏洞,据理力争,让他们很狼狈,庭审结束后先后补充提交了两次证据,试图自圆其说,但还是不能成立。法院考虑到我的辩护意见,最终只按数额较大或有其他严重情节判处了两年,而没有按数额巨大来量刑,达到了辩护的目的。
     
附辩护词如下:

       
 广东智捷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本案被告人李某亲属的委托,指派我担任其一审辩护人,现发表辩护意见如下:

通过查阅卷宗、会见被告人李某并参与今天的庭审,辩护人对被告人李某有故意毁坏财物的行为不持异议,但辩护人认为李某毁坏财物的数量及价格有错误,请法庭在量刑时予以考虑。

一、价格鉴定结论书依据的鉴定材料不客观,鉴定程序不合法,鉴定结论不真实,不能作为定罪量刑的依据。

1、该鉴定完全是依据公安机关提供的书面材料来进行的,而公安机关的提供的鉴定标的数量和名称又是完全根据受害人符佑明提供的资料来制作的,而符佑明与被告人之间有工程款纠纷,在提供受损财物情况时,其立场决定了他存在夸大虚报损失的可能性,公安机关不能偏听偏信,不加核实就完全采纳他的资料。  

事实上,符佑明提供的损失数据已经存在造假的情况:首先,如他在《天美小岛5-6楼铝合金窗恶意破坏情况》中写到,70门连窗每层6个,三层共18个:1.5×2.35×18=63.45平方米,但结合现场照片“美林湖天美小岛湖南省第三工程有限公司五、六号楼二至四层门连窗被损坏的情况”,可以看出门连窗的窗户下面是砖墙,门连窗不是一个完整的长方形,而是由连在一起的门和窗两个长方形组成,因此在计算门连窗的面积时,应将砖墙的面积扣除,但符佑明根本没有扣除,而是把根本没有任何损害的砖墙当做门连窗的一部分,也算作是被告人损坏的面积。

其次,同样根据该门连窗现场照片,可以看出窗户上方的玻璃是完好无损的(标签还贴着没有撕去),铝合金边框也是完好的(还贴着保护膜),窗户下方的玻璃和门框上方的玻璃还没有安装上去(如果装了玻璃而被破坏的话,不可能框上那么干净,一点残余玻璃都没有留下,对照平开窗被玻璃被打碎的照片可以看出),所以该门连窗现场照片不但不能证明被告人毁坏了该门连窗,反而证明了被告人根本没有对该门连窗进行任何破坏。既然如此,符佑明仍故意将没有毁坏的铝合金窗户计入被毁坏的铝合金窗户中去。

第三,现场照片“美林湖天美小岛湖南省第三工程有限公司五、六号楼二至四层推拉门铝材被撬坏的情况”可以看出,该推拉门只是边框被撬出来了,而且边框没有断裂,也没有安装玻璃(边框上和地上也没有任何玻璃碎片),但符佑明仍把玻璃损失计算进去。而且边框是可以修复的继续使用的,符佑明也把它视为无法修复而全部计入损失。

第四,现场照片“美林湖天美小岛湖南省第三工程有限公司五、六号楼二至四层平开窗被打碎的情况”可以看出,只是中间两块玻璃被打破,边框全部都是完好的,符佑明也把边框作为损坏财物报上去。

第五,在价格鉴定结论书附件“标的照片”中,也可以看出上述情况:有的只是边框受损,而没有玻璃受损;有的窗户只是玻璃受损而边框未损坏。

符佑明2015310日提供了窗户的损失资料,说明二至四层所有的推拉门、门连窗、平开窗全部完全毁坏,全部需要拆除重做。当日公安机关就据此委托价格鉴定,完全照搬,没有进行仔细甄别,特别是没有根据现场的实际损失情况进行核实就直接转手交给鉴定机构。我认为,在这种伪造损失资料的基础上所作出的鉴定结论是完全不符合实际情况的,不具有真实性和科学性,根本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否则必然冤枉被告人。

2、鉴定方法不科学,鉴定程序不合法。

被毁坏财物实际情况到底如何,只要公安机关及时委托鉴定机构到现场去进行核查、勘验,对照价格鉴定委托资料,对损坏财物物进行逐项登记、照相,详细记载涉案物的名称、规格型号、数量、损坏程度、损坏部位、损坏面积、可否修复、原始状态等情况,在此基础上再进行价格鉴定,则结论才能让人信服。然而现在该价格鉴定完全是鉴定人员闭门造车根据公安机关提供的书面资料进行的,没有去现场进行实物勘察,自然无法得出真实准确的结论。

单纯的价格鉴定亦不能作为故意损坏公私财物罪的证据,因为有些财物根本未完全灭失、有些财物并未完全丧失使用价值。即使是没有去现场,通过现场照片也可知,有些边框是可以全部或部分修复的,那么鉴定时就要以修复费用作为损失价格,而不应以全部换新的费用为损失价格。即使对一些要更换的财物,也应该扣除涉案物品的残值,这样得出的结论才是鉴定物价值。

根据价格鉴定委托明细表中标的数量,鉴定要求中的价格类型也应为批发价格,而不应是零售价格。

二、本案证据不能证明被告人毁坏了三层住宅楼共379.57平方米的铝合金窗户。

1、现场勘查笔录不真实,不能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

故意毁坏财物罪案件,完全不同于受贿之类的隐蔽案件,是很容易找到犯罪现场并发现直接证据的。所以,这种案件中犯罪嫌疑人到底毁坏了多少财物,公安机关所做的客观真实的现场勘验记录能直接体现这一点。

根据《公安机关刑事案件现场勘验检查规则》第三十五条的规定, 现场勘验、检查按照以下工作步骤进行:

(一)巡视现场,划定勘验、检查范围;

(二)按照先静后动,先下后上;先重点后一般,先固定后提取的原则,根据现场实际情况确定勘验、检查流程;

(三)初步勘验、检查现场,固定和记录现场原始状况;

(四)详细勘验、检查现场,发现、固定、记录和提取痕迹、物证;

(五)记录现场勘验、检查情况。

第四十七条规定,现场勘验、检查笔录应当客观、全面、详细、准确、规范,能够作为核查现场或者恢复现场原状的依据,符合法定的证据要求。

然而本案现场勘查笔录直接套用被害人符佑明提供的数据,包括门连窗面积这样明显错误的数据也直接引用,根本没有体现“固定和记录现场原始状况”的原则。

另外,现场勘查笔录中提到“住宅楼被砸烂有二、三、四层,每层有六户……被砸烂平开窗长4.32米,宽6.12米,三层被砸烂平开窗共204.12平方米”,这也明显是错误的,也是自相矛盾的。首先作为普通住宅楼的房间,是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平开窗的。其次,如果这是描述每层被砸烂的平开窗的总的长度和宽度的话,那么三层的面积是4.32×6.12×3=79.3152平方米,根本不是204.12平方米。第三,如果说这只是每户被砸烂的平开窗的总的长度和宽度,那么三层总面积是4.32×6.12×6×3=475.8912平方米,远远超过204.12平方米。可见现场勘查笔录是错误的,与事实完全不相符,不能以此作为定案的依据。

根据《公安机关刑事案件现场勘验检查规则》第三十四条规定, 勘验、检查现场时,非勘验、检查人员不得进入现场。然而,根据现场照片“美林湖天美小岛湖南省第三工程有限公司五、六号楼二至四层门连窗被损坏的情况”显示,进行现场测量的人员竟然不是警察,这样怎么保证现场勘查的客观真实性?

根据现场勘验工作的性质和要求,如果被告人真的砸烂了三层18套房的铝合金窗,那么公安机关应该对每层每个房间的铝合金窗都要进行勘验并拍照。但是现场照片中,总共有2张平开窗、2张推拉门、2张门连窗的照片,而且都没有注明是哪层、哪个房间的窗户,无法证明被告人真的毁坏了那么多财物。并且现场勘验笔录中写到现场勘验开始时间是201528920分,结束时间是201528950分,前后才短短三十分钟,怎么有足够的时间对案发现场由外到内,由下到上进行全面、详细的勘验?

现场勘验笔录勘验事由中写到,“20152817时许,包工头符佑明到我所报案称”,可见被害人还没有去报案,侦查机关早就开始并结束了现场勘验工作了。

符佑明2015281710分到石角派出所报案时,只是陈述被打烂了约350平方米铝合金窗户,价值约13万元。直到2015310日,才向公安机关提供了《天美小岛5-6楼铝合金窗恶意破坏情况》,并做了笔录,说经过核算后,具体的损失面积和价格已经算出来了,所以就来派出所反映这个问题。而公安机关竟然有先见之明,早在201528日就写出了与受害人事后算出的完全一致的受损面积。因此,辩护人认为,完全有理由相信,案发后次日公安机关并没有进行现场勘查,而是事后一个多月才根据受害人提供的资料和照片制作了现场勘验笔录,只是把日期倒签了。同时也说明了这些现场照片来源不合法,既非侦查人员合法拍摄也非侦查机关以合法的手段向有关部门、有关人员合法调取,不能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

2、其他证据更加无法证明被告人毁坏了三层住宅楼共379.57平方米的铝合金窗户。

如上所述,符佑明与本案有利害关系,且证据已经证明其提供了虚假的资料,他的陈述及提供的证据资料,均不得作为认定财物损失数量的证据。被告人本人没有参与毁坏行动,不清楚实际情况,其供述也无法证明财产损失的数量,而且他也没有指认财物破坏现场,只是在楼下指了一下。

另外,从生活经验来看,被告人手下工人能把三层楼每个房间所有窗户的玻璃和边框一个不留完全打烂,全部都要更换,显然也是不合情理。

综上,对涉案财物进行价格鉴定,必须对原物进行核查、勘验。公安机关不及时对现场进行全面客观的勘查,以及没有对现场采取相应的保护措施,导致现场重大改变,再也无法进行后续现场勘查以及价格鉴定了,以至于本案毁坏财物的范围事实不清、财物受损程度事实不清、损失项目、数量事实不清。因此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砸烂五、六号楼的二、三、四层的推拉门、门连窗以及平开窗,价值为111273.55元,证据不足。

三、现有证据只能证明被害人毁坏了极少量的铝合金窗户。

现场照片中,只有两个平开窗的玻璃被打破,一个推拉门半边边框被撬脱开(虽有两张照片,但系不同角度拍摄)。标的照片中,只有一个推拉门一边的框被砸破(虽有两张照片,但系不同角度拍摄),一个平开窗玻璃被砸破,地上碎了一些玻璃。根据上述财物受损情况,可见被告人毁坏财物的情节是非常轻微的,社会危害性不大,应当从轻处理,甚至免于处罚。

而且从被告人的主观动机来看,他也没有毁坏大量财物的故意。他的目的不过是因为被拖欠工程款,包工头又避而不见,拒绝付款,为引起包工头的重视,采用破坏极少量财物的手段,促使工程款得以收回。如果真的是破坏了被害人所称数量及金额的财物,那么被告人不但要不到工程款,反而还要赔偿了,这种情况下,被告人得不偿失,违背了其初衷的。况且,真的如此,被告人为什么不赶紧逃走躲避责任,反而继续前来追逃工程款呢,完全说明被告人根本没有打坏多少窗户。

四、被告人还有以下从轻处罚的情节。

1被告人事情发生后及时拨打110,如实交代自己工人打砸了铝合金窗的行为没有逃避责任,事发后仍主动到清远来协商处理此事。归案后认罪、悔罪态度是诚恳的,辩护人认为,被告人应当按自首犯论处。

2、被告人系初犯,案发前表现良好,无前科劣迹。

    3被告人本次犯罪行为之所以实施,事出有因,情有可原。临近年关,工程款仍未结清,手下工人再三找被告人要求支付工钱,而被告人屡次找符佑明追讨,他均以各种理由推脱拒绝。万般无奈之下,投诉到劳动部门,协调几次没有结果。这才一时冲动,酿下大错。

4被告人家中有两个儿子嗷嗷待哺,妻子一人带着两个儿子艰难生活,且被告人已经受到了深刻的教训,如果法院能给被告人一个缓刑机会或六个月左右的刑法,也可使这个家庭早日团圆。

   尊敬的审判长,综合前述依据,被告人虽有故意毁坏财物的过错,但不排除被害人符佑明借机夸大损失报复被告人李某的情形。本律师恳请法院本着以人为本的司法理念,考虑判处其缓刑,在这个寒秋给一家老小一个温暖的希望,以使老者负债救子之心有所慰藉,以使幼儿盼父归之情终能梦圆。

首席律师
余晓光律师

余晓光律师毕业于南昌大学,具有良好的法学理论素养,2005年11月提交的论文《劳动法中若干法律问题研究》获得第五届全国律师论坛最高奖:优秀论文奖。执业多年,诉讼经验丰富,承办过有一定影响力的民事、商事、刑事等领域的多起诉讼案件,如全国2005年全国十大知识产权案件:江西天...[详细介绍]

联系我们

余晓光律师

手机:15992859934

电话:0769-23031888

邮箱:jiuxike9@163.com

执业证号:14419200810480570

联系地址:东莞市东城区东城大道188号新华大厦5楼

东莞专业律师服务网 | 律师介绍 | 成功案例 | 律师文集 | 法律咨询 | 法制资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东莞专业律师服务网 粤ICP备12030708号 粤公网安备44190002003573号

咨询热线:15992859934  邮箱:jiuxike9@163.com

联系地址:东莞市东城区东城大道188号新华大厦5楼

技术支持:法律快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