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东莞专业律师服务网 > 反败为胜,二年后起诉真的过了诉讼时效吗

反败为胜,二年后起诉真的过了诉讼时效吗

来源: 东莞专业律师服务网 作者:admin时间:2015-10-09 11:15:33

王某2011年到东莞某舞蹈学校学习,入学时,学校表示可提前为学生办理光荣入伍;毕业包分配去省级以上文艺团体及军以上部队文工团;毕业继续求学包推荐对口学院:中央民大舞蹈学院、上戏舞蹈学院、云艺舞蹈学院等,但需要学生提前缴纳五万元费用。受此吸引,王某家人分两次交了这五万元,学校还特意与其家长签订了一份家校分配协议书,强调该五万元即使退学也不予退还。2012年8月,因王某半月板受伤,无法继续学业,就向学校申请退学,学校同意退学,但拒绝返还五万元费用。因协议上写了退学不退费,并且王某尚未成年,家人又远在河南,就没有在退学后两年内起诉学校要求退费,而是中间委托朋友办理王某转户口、团关系时上门催讨,但学校均拒绝退费。
    2014年12月初,王某家人找到我,要求起诉学校。我分析该案有两个难点,一是五万元是通过亲戚朋友的账户汇款给学校的,而非王某或其家人账户汇款,需要证明支付了五万元;二是退学两年后起诉,对方肯定提出超出诉讼时效要求法院驳回请求。对第一个难点,要求家长提供转款凭据、转款人出具书面证明,同时申请法院调取学校账户入账凭证。对第二个难点,指导家长与学校校长通话并录音,在通话中指出退学后两年内有数次委托朋友上门催款,只要校长承认此事就行。后校长在电话中用“对对对”承认了家长陈述的曾委托朋友上门催款,学校说不退,协议上有写的事实。
   一审时,被告先答辩收到了五万元,但认为属于捐赠性质,后又因实际转款人未到庭作证,又矢口否认收到了王某支付的五万元;并认为学校一直是拒绝退费的,中间没有任何时候承诺过退费,诉讼时效应当从退学时起算,已经超过了诉讼时效。一审判决不能证明王某支付了学校五万元,且已经过了诉讼时效,王某败诉。二审上诉,得到改判,法院采纳了我的代理意见,认为上门催讨可以中断诉讼时效,判决学校退费并支付利息,承担一审、二审诉讼费用。
    
   附上诉状
   
上诉请求

一、撤销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作出的(2015)东一法碣民二初字第**号民事判决;

二、改判并支持上诉人的诉讼请求,即:1判令被上诉人返还上诉人人民币五万元及按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从起诉之日起计息至偿还之日止2、判令被上诉人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事实与理由

上诉人不服广东省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作出的(2015)东一法碣民二初字第**号民事判决,现依法提出上诉,理由如下:

一、一审法院认为不能证明宋力、黄伟群是替上诉人交付的费用,属认定事实错误。

被上诉人在答辩状中已经承认上诉人支付了五万,只是认为属于捐赠性质上诉人无权要求返还。被上诉人的法定代表人在电话录音中也承认收到了上诉人支付的五万元,只是认为不应退还。根据法律规定,对于己不利的事实明确表示承认的,另一方当事人无需举证证明。何况上诉人还提交了其他一系列证据予以证实,有申请法院调取的两份转账记录,有汇款打印单、汇款单照片、宋力的身份证、银行卡及书面证明等。这些证据以及与当事人的陈述、答辩之间能够相互印证,足以证明上诉人支付五万元给被上诉人的事实。

此外,从生活常识来看,如果宋力、黄伟群不是替上诉人交费,上诉人也无从得知转账户主姓名、账号、转账金额、转账时间以及转入账户等详细信息,也无法取得宋力的身份证、银行卡及书面证明以及黄伟群汇款单照片了,也就无法提供线索申请法院调取证据了。

从上述情况可知,综合双方的陈述和证据,足以证明宋力、黄伟群是替上诉人向被上诉人交纳了五万元。必须强调的是,民事诉讼中的证明标准是高度盖然性,不能用刑事诉讼的证明标准来审理本案,从而吹毛求疵的要求宋力、黄伟群必须出庭作证,未出庭就不能证明是替上诉人交付费用。

 

二、家、校分配协议书其实就在针对上诉人支付的五万元而特地签署的。

2011年新生入学须知明细写明“需交费用:贰万玖仟柒佰元整(包括20119月到20129月)”,因此一审法院认定三万元学费只是第一学年的学费,不是以后几年的学费或其他费用。从日常生活经验法则来看,学费本来也是一年一交的。那么,上诉人在第一年三万元学费以外支付被上诉人的五万元费用根本就不可能属于第一年或以后在校几年的学费了。而家、校分配协议书第五条约定,收取2011年新生费用,保证学生在校几年里……,显然家、校分配协议书里指的这个新生费用不是第一年的三万元学费,该协议也不是针对第一年的学费来签订的。

尽管协议是没有写明具体费用项目,但根据协议的名称“家、校分配协议书”,以及协议第二条约定可提前为学生办理光荣入伍;第三条约定毕业包分配去省级以上文艺团体及军以上部队文工团、第四条约定毕业继续求学包推荐对口学院:中央民大舞蹈学院、上戏舞蹈学院、云艺舞蹈学院,完全可以认定该协议第五条提到的费用是学校在同意履行上述协议中约定的办理入伍、包推荐工作,包推荐对口学院义务的情况下而向新生提前收取的费用。

尽管协议没有详细涉及五万元或费用金额,但这个协议如果不是针对上诉人在三万元学费以外交的这五万元费用,同时它又不可能是针对第一年的三万元学费,那么这个新生费用指的是什么费用呢?上诉人除了三万元学费及一些零花钱、牛奶款、床上用品款和这五万元以外,根本没有向被上诉人支付过其他任何所谓的2011年新生费用。所以,该协议只能是也必须是针对这学费以外的五万元而特地签署的。否则,它就没有存在的前提和基础,双方完全没有签署它的必要。因此,完全可以证实双方就被上诉人向上诉人收取五万元用于上诉人后续的学习或者工作分配及在上诉人中途退学后被上诉人是否退款进行了约定,只不过被上诉人使用了免除其责任并排除上诉人主要权利的依法无效的格式条款来约定不退费而已。

另外,如果真的如一审法院所称,该协议与上诉人支付的五万元无关,那么被上诉人收取这五万元就没有依据了。被上诉人答辩主张是上诉人捐赠的,那么就应当举证证明,但一直无法举证就说明是不当得利。不当得利理应予以返还。

况且,上诉人作为独生子女,为了上诉人的学业,在被上诉人承诺将来可以包推荐到云南艺术学院舞蹈学院等地继续求学但要求交纳五万元费用的情况下,上诉人家长虽经济困难(上诉人父母均为工薪族,且上有老下有小都无收入),才会尽力凑钱去交,并且是分两次交的,两次都通过他人的账户交费,只是为了节约汇款的手续费。上诉人这样困难的家庭,如果不是因被上诉人包推荐等承诺而支付费用,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捐赠五万元给他们。可见被上诉人捐赠一说完全是编造的谎言。

 

三、一审法院认为上诉人的诉请超过法定的诉讼时效是错误的。

上诉人提交的录音从152秒到27秒时,上诉人家长说:今年(即2014年)五月份,我们同学不是又去帮着转户口,转户口的时候,当时也说这个事,您那个时候说这个不能退,就是咱们的协议上有,被上诉人法定代表人马上肯定的接过话说:对对对!显然这个肯定的答复就是认同当时上诉人方找过他要退钱,他当时回答的内容就是上诉人家长所说的不能退,协议上有写。这一点恰好与家、校分配协议书的内容相印证,证明这五万元就是家校分配协议所指向的标的。同时说明校长的回复不是“均为应付性回应”,而是明确的肯定的回应了。这次肯定的回应至少证明20145月上诉人一方确有上门找过校长要求退款,那么诉讼时效应在20165月才届满,而上诉人在201519日起诉,是不超过诉讼时效的。

而且纵观整个录音过程,可以发现校长并不是在应付性的回应上诉人一方,而是非常认真、警觉,一旦听到他不认同的话,马上就表示反对,如上诉人家长一提出要退费,他就坚决反对,表示不退,但从未表示未收到五万元;听到觉得对他有利的话,也立刻予以肯定答复,如上文所述;在听到他认可或不反对的内容时,如上诉人方退学后找过他要退费,他就用“嗯”来回应,充分说明他是承认这些事实的。

在支付了这五万元费用后,上诉人于20116月不幸半月板损伤,医生检查后建议不能继续接受舞蹈的强度训练。上诉人母亲因为孩子生病哭都来不及,第一反应是赶紧治病,本地外地四处求医,在花钱无果的情况下,上诉人母亲向被上诉人申请退学,被上诉人予以同意。但退学时,被上诉人不退还五万元,之后上诉人家长多次催要,被上诉人均以《家、校协议书》为由拒绝退费。退学两年来,上诉人母亲因孩子有病到处花钱作难,压力过大而不幸患卵巢癌症,又花去十几万。201411月份在网上看到被上诉人的欺骗恶霸行为已被不少学生家长状告法院,才知道自己的权利被侵害,想到了诉讼。于是201412月就开始聘请律师准备起诉了。因此,上诉人及家长作为普通百姓,法律知识欠缺,并不能判断家、校分配协议书中不退费的条款在法律上是否有效。在被上诉人答复根据协议不退费时,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合法权益受到了侵害,所以诉讼时效应从知道权利被侵害之日起算,即从201411月开始起算。

 

四、以超过诉讼时效来驳回当事人的诉讼请求时,应格外慎重,不能轻率而为,否则有违公平正义,损害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实体权利在法律上成立并应得到支持,如因为超过诉讼时效而驳回诉讼请求, 从而减损当事人的权益,在实质上对权利人是非常不利的。因此,在审查诉讼时效期间是否届满时,应充分考虑个案的特殊性,如当事人维权的能力、客观条件是否便利等等,同时审查标准宜宽不宜严。具体到本案,上诉人退学时尚未成年,而家长又远在河南,路途遥远,前往东莞并不容易。期间主要是委托朋友、同学帮助办理上诉人迁户、转团关系时才有机会登门去主张权利。受托人也不是法律专业人士,上门要求退款时也未注意保留证据,所以不得以才事后通过电话录音的形式来提供上诉人在诉讼时效内有积极主张权利的行为,因而使诉讼时效期间中断。

需要强调的是,本案还有个与其他案件非常不同的特殊性,上诉人的母亲被医院确诊为卵巢癌,需要支出大量的医疗费用。五万元对于被上诉人来说数额很小,但对上诉人家庭而言,却可以缓解燃眉之急。一审法院驳回上诉人的诉讼请求,无疑让上诉人的家庭状况雪上加霜。

另外,上诉人当时属青少年时期,对于学习舞蹈可能出现的情况被告应有预见性,对学生给予保护。然后上诉人上学一年就半月板损伤,校方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上诉人家长的善良无知非但没有感化被上诉人,反而被反咬一口,是上诉人不能容忍的。上诉人要求被上诉人承担责任并赔偿精神损失20万元,包括上诉人母亲已为此气成癌症。

综上所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请求二审法院全面审查本案,依法改判。

首席律师
余晓光律师

余晓光律师毕业于南昌大学,具有良好的法学理论素养,2005年11月提交的论文《劳动法中若干法律问题研究》获得第五届全国律师论坛最高奖:优秀论文奖。执业多年,诉讼经验丰富,承办过有一定影响力的民事、商事、刑事等领域的多起诉讼案件,如全国2005年全国十大知识产权案件:江西天...[详细介绍]

联系我们

余晓光律师

手机:15992859934

电话:0769-23031888

邮箱:jiuxike9@163.com

执业证号:14419200810480570

联系地址:东莞市东城区东城大道188号新华大厦5楼

东莞专业律师服务网 | 律师介绍 | 成功案例 | 律师文集 | 法律咨询 | 法制资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东莞专业律师服务网 粤ICP备12030708号 粤公网安备44190002003573号

咨询热线:15992859934  邮箱:jiuxike9@163.com

联系地址:东莞市东城区东城大道188号新华大厦5楼

技术支持:法律快车